请问,你们是?」她终于说出话,但是声音却沙哑得难听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7
  • 来源:男人福利院视频

  请问,你们是?」她终于说出话,但是声音却沙哑得难听。

  「咱们这里是水鹤山庄,三天前咱们庄里的下人见姑娘倒卧山坡上,就将你救了回来。」说话的是大丫鬟梅红。

  「三天,这么说我躺了三天?」

  「没错,可吓坏咱们了,咱们庄主是个大好人,请了不少大夫来为你诊治,能做的都做了,就只能等老天唤你醒来。今早就见你的情况与平日不同,眼睛会眨、嘴角会抿,所以我们就守在这儿等着。」梅红笑了笑又问:「姑娘,不知你芳名是?这样咱们也好有个称呼。」

  「名?」鸾鸾愣了愣,双眼浮上一抹仓皇,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?」梅红见她这样的表情,以为她又要昏过去了。

  「我是谁?」鸾鸾抓住她的手,急促的问:「我到底是谁,我不知道我的名字,求求你告诉我。」

  「什么?」梅红一惊,连忙看看其他人,「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庄主来了、庄主来了。」榕儿正好从外头跑了进来,边跑边吆喝着。

  「庄主来了,大伙快退到后面。」梅红立刻指挥其他丫鬟退到一旁。

  庄主一进房间便直接走到鸾鸶的床边,笑问道:「姑娘,听说你醒了,实在是太好了!」

  「您就是庄主?」鸾鸾看着眼前这位年约五十的男子。

  「没错,我就是。」

  鸾鸾微微敛下眉眼,又转向梅红,「多谢庄主搭救,刚刚我已经听了这位姑娘告知原委,只是……」

  「只是什么?」他看她紧蹙着眉心。

  「只是……」鸾鸾心一抽,脑子一片空白下觉得好无助,「我是谁?您能告诉我吗?」

  听她这么说,水鹤山庄庄主柳季远明显震了下,他眯起眸,「姑娘,你没开玩笑吧?」

  「我怎么可能开这种玩笑,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,不知道我来自何处?不知道我姓谁名啥?我……」她摸摸自己的脸,「我甚至不知自己的长相?」

  「梅红,快拿面铜镜来。」柳季远立刻回头道。

  「是。」

  梅红拿了面镜子过来,柳季远接过手之后递给鸾鸾,「姑娘,你看看,没个准可以想起些什么?」

  鸾鸾望着他良久,这才颤颤的伸出手接过铜镜,看着镜中的自己,心中立刻升起惊慌,下一刻便将铜镜给扔了,「不,这不是我,里面的人不是我。」

  「姑娘,你就是这模样呀!」梅红笑着说:「非常漂亮、非常美,可说是我梅红见过最美的姑娘了。」

  待她一说完,其他丫鬟也跟着点头帮腔,「没错,姑娘的美咱们南州没人能比呢!」

猜你喜欢

那就好,我会在外面等着你。

那就好,我会在外面等着你。”她握紧拳头,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。他笑着点点头,又低头看看手表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“那我进去了。”目送他离开办公室,吕佩亭便一直待在这里等着他。而步

2020-03-05

目前有一种新药的控制力非常好,但是健保不给付,价格稍高

目前有一种新药的控制力非常好,但是健保不给付,价格稍高,你可以考虑看看,如果因为经济方面的问题,当然可以改用其他药物。”“这么一来,是不是效果有限?”她可以猜得到。“嗯……得看

2020-03-05

请问,你们是?」她终于说出话,但是声音却沙哑得难听

请问,你们是?」她终于说出话,但是声音却沙哑得难听。「咱们这里是水鹤山庄,三天前咱们庄里的下人见姑娘倒卧山坡上,就将你救了回来。」说话的是大丫鬟梅红。「三天,这么说我躺了三天?

2020-03-05

傻孩子,妈有邻居、有老朋友,不会孤单的。

傻孩子,妈有邻居、有老朋友,不会孤单的。”她揉揉田若琳的脑袋,“不用替妈担心。”“不,我还是不放心。”她摇摇头。“好吧!如果你们安顿好了,就接我过去,这样总行了吧?”田母只好先

2020-03-05

放心吧!相信我,我现在过得很好。

放心吧!相信我,我现在过得很好。”她不希望妈再多想多虑,于是看看表找机会离开,“妈,我还有些工作要赶,先回房了。”逃回房间后,她不禁掩面苦笑,现在的她哪有事可做,可又不能不欺瞒

2020-03-05